中国书法名家艺术馆 主办 加入收藏 | 回到总馆

淡淡的放纵——解读陈世忠篆刻创作的文化品格
2013-01-14 19:32:45   来源:   评论:0 点击:

淡淡的放纵——解读陈世忠篆刻创作的文化品格    冯岽智    在我的印象里陈世忠的篆刻大致可分为两类:一是以吉金甲骨、楚简帛书为母语文本进行巧妙的嫁接化合;另一类就是近似于魏楷、隶书的印化,都不...
淡淡的放纵——解读陈世忠篆刻创作的文化品格
  
  冯岽智
  
  在我的印象里陈世忠的篆刻大致可分为两类:一是以吉金甲骨、楚简帛书为母语文本进行巧妙的嫁接化合;另一类就是近似于魏楷、隶书的印化,都不能属正统的秦汉印或流派印,其基调既非古典文人式小桥流水、杨柳岸晓风残月的浅吟低唱,也非吼几嗓子秦腔般的苍凉激越,而是如听姜育恒、罗大佑、蔡琴等歌手略带沙哑的有磁性的歌声,感伤而不颓废,散淡而不靡弱,高亢而不热烈,有机巧而有不花哨,一切都笼罩在淡淡的放纵之中,颇有几许沧桑人世的意味。
  
  世忠是我相交多年的朋友。他早年家境贫寒,当过兵,曾因具有文艺天赋而被部队首长看重;转业后被分配到县歌舞团当演奏员。90年代经济大潮冲击全国,单位不景气迫于生计而下海干过个体经营,生意也一度很是红火。后又被地方领导慧眼相识其出色的书法篆刻特长而调至县土地局工作。应该说他艰辛坎坷又丰富充实的人生经历对其篆刻创作起到了渲染文化底色的重要作用,观其用刀,不是少年得志般酣畅淋漓的长冲刀,而是略为生涩的短冲深刻,兼及披削、铲、凿、砸,为达到自己心中的理想境界而无所不用,真可谓是“翻手为云,覆手为雨”。
  
  有不识者或谓之以“流行印风”,其实不然。这是他多年来寻寻觅觅的个人主体价值判断和选择。他在80年代末期曾参加了河南书法函授院的进修学习、问道于李进学、张海等名家,系统地了解了古代书法篆刻史,于书法极喜散氏盘,秦诏版,二爨、嵩岳灵庙、广武将军,好大王等高古浑朴一系之法帖,于篆刻对汉印下了苦功,也曾有过大量为群众喜闻乐见的规整严谨的创作。然而随着艺术阅历的增长,当风格图式与价值主体的高扬出现矛盾错位时,他亦曾陷入了深深的苦恼于彷徨之中。
  
  此时,他幸运地遇到了良师——当代著名篆刻家、教育家徐正濂先生,在2003年至2005年参加徐先生的篆刻研修班学习里,老师鞭辟入里的作业评析使他如醒醐灌顶般豁然开朗了自己的创作思想,更重要的是徐先生作品中不同流俗、戛戛独造的人文精神极大地感染影响了世忠。当然,如何在弟子三千的徐门中“跳出来”?如何使个性凸显,又不失经典的传承?既有情趣又有法度?这些问题促使他不断地思考……
  
  世忠舍弃了业师海派的清丽典雅和诡异狡黠,而代之以中原文化的厚重古朴,冷峻古淡略有山林野逸之气。豫南商城县地处“楚头吴尾”,浪漫奇肆自由的楚风与婉约柔美的吴越流韵在此完美地交融,家乡的灌河清风荡涤着他的艺术情怀,金刚台奇峰、黄柏山林海天池馈赠给他取之不竭的艺术灵感,赋予他傲岸的艺术风骨,是大山给了他创作不断前进的底气。世忠讷于言而敏于行,不事张扬。内敛的性格和曾经的艰难困苦使他更倾心于深沉朴拙的印风。然而他内心深处澎湃的激情又在其通过分朱布白的虚实开合处理,线条的方圆曲直粗细藏露变化的印痕折射出来,而别有一番滋味。这或许就是艺术家才华的幻化吧。
  
  近年来,全国篆刻界掀起了对先秦古玺的研究热潮,身处信息交流传播高度发达的当今社会,世忠也不可避免地受到影响,但他并未像许多印友那样取其诡秘幽奥之格,而以明快硬朗的面貌示人,他的近作并不仅仅局限于钟鼎文字,举凡泉布、瓦当、砖文、墓志、碑额等尽收手底而适当地印化并参以现代排叠渐变的装饰美颇,有几分军人的豪气和时尚青年的帅气在闪耀。从而在河南印坛比较抢眼。如代表作“一匹黑马”、“贤风堂主”、“幽人高致”、“觅我”等印先后受到徐正濂、李刚田、许雄志、谷松章、周斌等名家的肯定和赞许。
  
  当然,不必为贤者讳。正如许雄志、周斌先生尖锐地指出,世忠下一步应该加强对篆书的资源信息学习和开发,更强调线条的内涵,使入印文字配篆更加和谐,如此方可对刀笔双畅的理解更为深入。才能使今后的探索之路走得更坚实更有后劲。艺术创造正如酿酒,最佳的境界会达到“绵醇圆融”。这需要他全面地磨砺、积淀、沉潜、冲撞。好在世忠兄也已意识到了这些,我瞩望着他新的突破。
  
  二○○九年十二月二十二日
  
  

相关热词搜索:淡淡的 放纵 ——

上一篇:书友老唐
下一篇:最后一页